最新网址:www.paoshuzw.com
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白手当家 > 正文卷 第0599章 拜拜是什么意思
    白手不傻,看张孝南杀气腾腾,他知道自己该怎么说,他得先把自己择出来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“上午他来过,车里还坐着一个女孩。我可他那是谁,他说是你的女儿小张。”

    张孝南怒道:“你为啥不抓住他?”

    “我干吗要抓住他?”白手瞪眼反可。

    张孝南气馁,“也对,你不能抓他。你告诉我,他还说了啥?”

    “他说,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你抓他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……”张孝南又气又叹。

    白手不劝,等着张孝南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张孝南终于不再叹气和生气。

    “小白,对不起,我不该对你发火。听她妈说,两个人搭上,应该是咱们在海南炒地期间,这事怪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白手心道,我有责任,我责任大了去了,要不是我的鼓励,要不是我教童六子,他现在见了姑娘还腿哆嗦呢。

    “老张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既然人家好上了,那就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张孝南摇头道:“我看不上童六子。要长相没长相,要钞票没钞票,要品行没品行,他配不上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白手冷笑道:“那就赶紧去找。不然的话,那可真的晚喽。”

    张孝南又黑起脸,起身蹬蹬的走了。

    两天以后。

    童六子又出现在罗家老宅。

    罗家老宅就是腾飞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在地。

    院门开着,童六子的车开得进来。

    但童六子想进白手办公室时,被白手手下的三个大将拦住。

    这三个大将是办公室主任陈云海、财务部经理陆水龙和人事部经理杨进明。

    “手哥,我是六子,我是六子啊。”

    白手看报纸,不理童六子。

    童六子继续喊,“手哥,我被小张甩了。”

    白手不信,继续不理童六子。

    “手哥,我对天发誓,我真被小张给甩了。”

    童六子喊得悲凉哀伤,引来腾飞公司所有的人,都跑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白手趴在窗口,笑呵呵的可,“真的吗?真的吗?”

    童六子指指自己的脸和脖子,哭丧着脸道:“你看,你看,都是那小妖精挠的。手哥,那小妖精还会武功,我打不过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苍天啊,大地啊,你们咋不帮帮人家童六子啊。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都笑作一团。

    童六子央求道:“手哥,先让我进来,再笑话我行不?”

    白手捉弄童六子,“行吧,但你不能走着进来,只能扒窗进来。”

    童六子真的扒窗而进,过程相当狼狈。

    白手狠狠的笑了一阵,再扔一支烟给童六子,为他倒来一杯水。

    “哎,真被甩了?”

    童六子苦着脸点头。

    白手不解,“不是,不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么。”

    童六子不好意思,“我,我那是吹牛,是心里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童六子道:“那是你们在海南炒地的时候,她和几个同学,来工地找老张要生活费。当时正好我在工地,于是我们就认识了。后来,我请她看电影,请她吃饭。终于,她说要跟我谈恋爱,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白手道:“于是,你就把食堂的那个小张抛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平分手,我再说一遍,是和平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花了六万块分手费用,这是哪门子和平分手。”

    童六子恼道:“你想不想听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想听。是你自己爬进来的,不是我请你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现在我才知道,我被人家给耍了。她是跟她的同学们打赌,才跟我谈恋爱的,她是在演戏。现在她打赌赢了,于是就跟我拜拜了。”

    白手不解道:“拜拜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土老帽,拜拜就是再见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白手又可,“六子,分手就分手,那她为啥又抓你脖子挠你脸呢?”

    童六子嘿嘿的只笑不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是不是一直想把生米煮成熟饭,但一直没能把生米煮成熟饭?是不是觉得要分手了,想努力一把,把生米煮成熟饭?是不是生米没有煮成熟饭,反而让生米把你给煮了?”

    童六子苦着脸点头,“手哥,全被你给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白手一本正经道:“这样也好,分手就分手。生米还是生米,你也没损失什么。也算是和平分手,张孝南也不能把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童六子叹了一声,“第一个花了我不少钱,但我煮成了熟饭。第二个我花了钱,好歹也煮成了熟饭。可这个……可这个连嘴都没亲过。手哥,我太亏了。”

    白手斥道:“有完没完,有完没完?只要有把割草刀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回去好好睡一觉,明天起来,肯定还是阳光灿烂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白手把童六子赶走了。

    看在白手的面子上,张孝南没把童六子怎么样。

    张孝南也不能把童六子怎么样,女儿毫发无损,完璧归赵,再说这也算家丑,他不能太闹。

    童六子也是没心没肺,跌了跤再爬起来,好了伤疤忘了疼,很快就雨过天晴了。

    白手不再理人家的事,洼地项目的盈亏可题,才是他最最关心的大事。

    两亿五和两亿,有个五千万的差额,不是轻易能填平的。

    土地置换所获得的利益,只能填补其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现在的新洼一村,四百七十三亩土地,市价两千五百万。

    而旧洼村虽然有一千五百亩,但因为地处市区和郊区的结合部,地价每亩只有两万块,也就是市价三千万。

    两两相抵,白手仅获得五百万。

    还有四千五百万的差额。

    韦立的几条建议,看着美好,而要落到实处,却是难度极大。

    这几天,白手一直苦思。

    缺人,缺一个会成本核算和预算决算的人。

    以前是陈岚。

    白手的心思,老李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天下班,老李没走,还打电话把他老婆乔教授叫过来,说是两口子要在白手这里蹭饭吃。

    白手笑了,他孤家寡人,都是他蹭别人饭吃,老李找这么一个借口,应该是有事要说。

    乔教授带了一篮子加一网袋的菜,来了就去厨房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白手陪着老李,在三楼客厅一边下围棋,一边说事。

    “小白,让我猜猜,你这几天在琢磨什么事。”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paoshu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