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paoshuzw.com
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侯府今日垮了吗 > 正文卷 第291章:渡口
    当初也正是因为确认了丘蛉草的成分,所以那些大夫们才能确定那毒药是从南地过去的,庆王府的人才会安排人到南地寻找解毒的办法。

    如今从那山匪处遇到相似的毒药,这却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江别钰立即道:“到茂陵县城。”

    江文道:“那儿被山匪占据后,守卫的可严实,莫非要强攻?”

    县城里还有许多百姓,若是强攻的话,难免会波及到那些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不强攻的话,任由那些山匪在县城里,还不知道要引起什么乱子来,让一群习惯了掠夺的人呆在普通百姓之间,能有什么好。

    时间拖的越长,留下的隐患便越多。

    江别钰便说:“去找熟悉茂陵县城的属官来见我,还有,将县城的布局图也拿来一份,今天晚上务必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攻入县城,驱逐山匪。”

    江文点点头,顾不上休息,立即去着手安排了。

    本来江别钰没有那么急迫的,但是一想到那些山匪或许跟老侯爷中毒有关,他便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事必须要抓紧,时间拖的越长,就越抓不到人了。

    江别钰人手不够,从南陵这边借调了一些兵马,到了夜里,便让江文带着人往茂陵县城赶去。

    而他,则只身一人连夜重新往东南方向的港口赶去。

    那是白日里钱旻离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以为钱旻引他过去的目的,是要告诉他那个港口中隐藏的势力,如今一想,只怕是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江文说过,那个山匪大当家的看着不像是中原人,如果他要离开,很大可能的是走水路,毕竟陆地上的官道以及被封轼封锁了。

    除非他躲到山里去。

    但江别钰猜测那人很大的可能会走水路离开,回到自己的阵营中去,东南的港口,可以坐船直接往东去。

    而他们文昌侯府这么多年来,都在东边戍守,与东夷征战多年,如果对方的目的是文昌侯的话,那么毒药的来源就可以追溯了。

    江别钰来到港口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,港口依然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,车马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许多大小不一的船只停靠在那里,人们忙着往来卸货,一切看似井然有序,正常的很。

    然而表面越是平静,之下隐藏的风暴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白天钱旻往这里来,他很快赶到,当时便让人在这里暗处盯着了,如果对方要往这里逃的话,很有可能此时现在还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江别钰在暗处观察了一会儿,随即往港口旁边的一个茶摊走去。

    茶摊内灯火昏暗,只有一个白发老者昏昏欲睡的坐在柜台后,几张桌椅随意的摆放着。

    柜台上放着好几个茶壶,还有一个烧着炭火的炉子,上面温着一大锅热水,旁边还放着一罐茶叶。

    江别钰走上前,敲了敲柜台。

    那老者连眼睛都没睁,只道:“要喝水自己倒,两个铜板一壶。”

    江别钰道:“老先生,我不喝茶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睁开眼睛,看他一眼,道:“不喝茶,你来茶馆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江别钰微笑了一下,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柜台上,说:“我找实不负。”

    老者那有些浑浊的眼神微微瞪大,看了看江别钰,又看了看桌上的银票。

    银票是百两的面额,一百两,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那是相当大的一笔钱。

    但是那老者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,并没有看到巨额银票时的震惊和贪欲。

    江别钰心想,封蓝柚看到银票眼睛都亮晶晶的呢,这个老先生果然不一般啊。

    老先生坐直了身子,有些警惕,又带着些诧异的看着江别钰,道:“你找实不负?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江别钰道:“谈生意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:“后生仔不老实,你一看就不是做生意的人,不说实话,我可不能帮你传话。”

    江别钰又道:“确实是谈生意,人命的买卖,他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这才收起银票,道:“他今日下午就吩咐过我了,说晚上会有人来找他谈生意,若是来了,便让那人到七号渡口去,你知道七号渡口吧?”

    江别钰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满的吹了吹胡子,道:“怎么,你还想要让我这一身老骨头给你带路啊?”

    江别钰本想说不必,指个路就好。

    结果那老者下一句便是:“带路可以,得加钱。”

    江别钰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吧,他刚才委实高估了这位老先生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从怀里又掏出了一张银票。

    他道:“劳烦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者拿过银票,将那两张银票随意塞进了一个抽屉里,然后用钥匙锁住,这次站起身来,将茶馆的大门锁了,取了门口灯笼架上的小红灯笼,提着走在前面,要给江别钰带路。

    一路走,一路还有许多人跟他打招呼,亲切的喊他茶老先生。

    看来他在这个港口很混得开。

    茶老先生边走,便絮叨:“年轻人啊,就是不惜命,随便谈个生意都是人命关天,也不怕哪天把自己搭进去?”

    江别钰无言以对.

    茶老先生看了江别钰一眼,又道:“多干净的年轻人,偏要趟这个浑水,到时候沾了满身泥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

    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江别钰无语的看着茶老先生,继续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茶老先生絮絮叨叨的,说了一路,走了两刻钟,越走路便越昏暗,人流也越来越少,再走下去,便是百姓们的居民区了。

    江别钰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茶老先生突然止了步子,指了指一个石桥,说:“从那儿过去,对面便是七号渡口了,那儿有艘破船,实不负就住那里。”

    江别钰谢过老先生,独自一人走上了石桥。

    石桥是拱桥,他走上去的时候,便看见对面名叫七号渡口的地方,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,那儿堆满了破旧的渔船,以及一些腐朽的木头。

    下了桥之后,岸边确实立着一个小小的石碑,写着七号渡口。

    是一个作废了的渡口。

    现在被百姓们用来堆积杂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破烂的船那么多,所以实不负到底住在哪艘船上。

    江别钰站在一堆破破烂烂的船只跟前,凝眉沉思。

    很快,船只背后,走出来一个身着一身黑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身后背着长刀,左手拿着一根弩箭,短小而纤细的铁箭在他修长的手指间灵活转动,他走到距离江别钰几步远的地方,看着江别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,江世子。”

    江别钰看着钱旻,眉头微蹙:“果然,你就是实不负。”

    钱旻笑道:“走江湖取的代号罢了,不值一提。”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paoshu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