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paoshuzw.com
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福运小地主 > 正文卷 第98章……
    俞小晚朝着天空叹气一声,她这是造了什么孽,说好的猜猜他为什么装病,现在直接牵扯到此人的往事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听故事,要听故事什么的,她那边多的是故事讲。

    可惜宋亦真没有体会到俞小晚的心情,在马车的跑动下,继续说着:“我那时候察觉的时候,已经吃了不少毒药了,听大夫说,我再吃下去,就要一命呜呼了,现在就算是发现了,也无济于事,我只有两年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俞小晚无动于衷,她总觉得宋亦真在说谎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宋亦真躺在马车上,马车没有顶棚,和俞小晚的骡子车是一样的,他望着蔚蓝的天空,眼睛有点花。

    此时他看不到俞小晚的表情,不知道她有没有真的相信,他悲伤地说:“这次我来邱家村,就是等死的。”

    俞小晚不打算理他了,既然钱多,那到时候就付钱吧,二两银子说多也不多,说少也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计时。”俞小晚轻飘飘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明明没病,还要装有病,装了以后又故意在她面前表现得没病一样,现在又说自己时日无多。

    俞小晚分辨不了宋亦真哪句话是真话,哪句话是假话,说话颠三倒四的,索性顺着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亦真听俞小晚这么说,他当即坐直身子,“倒计时是什么?”

    俞小晚:“唔,就是从未来某一个时点往现在计算时间,距离现在还有多少时间,你不是说你还有两年吗?现在算的话,按一年三百五十六天,你还有七百一十二天,明天你就剩七百一十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个如此在意我的人,连我的死期都可以这样记。”宋亦真的声音在俞小晚的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俞小晚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她一转头就看到宋亦真深情款款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在意,宋亦真不会是中了能得了一种智商毒吧?

    难道他们家大夫人看他是庶子,怕他长大后考取功名,所以给他下了一种越吃越傻的毒。

    出乎俞小晚的意料,她竟然无意识地把手放到宋亦真的额头上,感受上面的温度。

    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,立刻就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宋亦真非但没恼,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,“俞姑娘的关心,宋某人真是时时刻刻都能体会到,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俞小晚算是明白了,她不能搭理宋亦真,不然他会越说越来劲儿,而且没一句真话。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,再乱说我把你舌头打结了。”

    宋亦真好奇,“怎么打结?是用什么给我舌头打结了?”

    俞小晚一本正经比划着:“就是用把你的舌头扯出来,扯到不能扯了,然后把它这样绕,那样绕,就绕成了蝴蝶结一样,你再多说话,我就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宋亦真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两只狭长漆黑的双眼眨啊眨,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俞小晚面带严肃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宋亦真继续躺下来,这回没有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俞小晚终于不用再听宋亦真说话了,她专心赶路。

    宋亦真百无聊赖,躺在马车上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马车颠婆着,有时候还会把宋亦真颠起来,他的手牢牢抓着马车的两边,这才没被颠下去。

    此后的一个时辰里,俞小晚和宋亦真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宋亦真到了城外,也很守信用,给了俞小晚二两银子,他下了马车步行进城。

    俞小晚则驾着马车从他的身边过去,远远把他抛在后面。

    回到栗子铺的时候,俞小晚也跟着搬货,所以很快她的马车又堆满了栗子。

    俞小晚不再耽搁,东西都搬上去,她就接着出发了。

    希望到地方之后,能吃上午饭。

    刚才被宋亦真浪费了一些时间,希望路上千万不要碰到他这个疯疯癫癫的傻子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,俞小晚的祈祷有用,在回去府城的路上,一路平安,没有碰到任何牛鬼蛇神。

    她很顺利来到了府城,也赶上了吃午饭。

    俞小晚看到午饭的时候,不得不感慨,王皓对伙计还是不错的,伙食好,又是鸡肉又是猪肉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伙食真不错!”她由衷感慨道。

    伙计朝俞小晚微微一笑,道:“我们东家确实大方,所以我们都愿意在他手下干活,吃的好,工钱又高。”

    俞小晚也笑道:“我都想在这长干下去了,伙食这么好!”

    这伙计听俞小晚这么说,当即高兴极了,难得碰到一起干活的是姑娘,再加上还是这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你每天来吧!”伙计不愿意看到之前那个人,都是糙老爷们,看着就烦。

    俞小晚呵呵一笑,有些尴尬,“有机会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伙计听这话音,就知道没信,有点沮丧。

    俞小晚拿完午饭就离开了,她躲到角落里,自己吃着饭。

    伙计叫过俞小晚去桌子上吃,但是俞小晚一看那桌子都坐了四五个人,而且还都是男的。

    她就没想去了,都没有位置了,她还是在角落里好了。

    干活的时候,饿得很快,吃的也多,俞小晚装了两碗满满的米饭,都吃完了。

    等她吃过午饭,又开始了回府城的道路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间,俞小晚拉了两三趟,期间马换了一匹,就结束了今天的活。

    等俞小晚回头牵到骡子的时候,太阳已经快落山了。

    她驾了一天的马车,手有些酸疼,但是县城离邱家村也不近,她只好指挥着骡子跑动。

    幸好不用她多做什么,她都累死了,回去还要做饭,想想都不想吃了。

    俞小晚真想哀嚎,可是她哀嚎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回到家,俞小晚第一时间就把那只小黑狗扒拉出来,她给小黑狗留下的一大盆米糊糊,吃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她提着小黑狗,它被俞小晚注视着,瑟瑟发抖,吓喉咙里嗷呜一声就没敢再叫。

    俞小晚一本正经地说:“既然你还活着,以后你就叫黑子了,要保护这个家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小黑狗嗷呜一声,显然没听懂俞小晚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俞小晚也没管它能不能听懂,她继续道:“看在你这么小的份上,今晚我赏你一个小鸡腿吃,吃完赶紧长大!”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,放下黑子就去锅里找鸡腿,等到了厨房,她才一拍脑袋,想起来了,鸡腿早就被她吃了,哪里还有鸡腿!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paoshu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